搜索

揭秘白云机场五号停机坪项目:名为公平招标 实为暗中勾结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5-12 21:43 | 查看: | 回复:

  2006年底到2007年初的4个月里,广东省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机场集团”)方面开了6次会,终于把“五号停机坪”项目的评标办法定了下来。

  五号停机坪项目是指2007年白云机场老候机楼进行商业改造,建成大型现代购物中心项目。为此,机场集团成立了9个人的项目组、12个人的评标工作小组,形成了上百页的会议文件,确定了10项评分指标。最终,时任机场集团总裁刘子静的“关系户”广州精都实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广州精都”)成功中标。

  事后,广州精都的员工也不得不承认,五号停机坪项目的竞标极为激烈,而广州精都的商业竞争力不占优势,如果不疏通领导关系,他们是很难拿到这个项目的。

  2016年8月10日,最高检官网发布消息,刘子静涉嫌受贿一案,由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。此前2015年9月,刘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。

  对刘子静的被查,让五号停机坪项目中粗暴的人为干涉痕迹和暗箱操作手法得以显露。严丝合缝的招标程序之下,资金单薄的广州精都,凭借在白云机场过硬的各级领导关系,不仅挤掉了众多实力强劲的公司,还战胜了其他“有关系”的对手。名为公平招标,实为暗中勾结。

  商人陈祖生是在某天晚上喝茶的时候,得知了五号停机坪项目的招标消息的,当时他正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机场股份公司”)计划经营部部长徐向东的家中。他很想参与,但自知实力单薄。

  第二天他就把消息告诉了中天国际投资公司的老板周海宣。周海宣很兴奋,揽下了找合伙人的任务。很快,周海宣带来了广州精都的总经理余清华。商谈后,余清华向陈祖生引见了广州精都的老板何兆辉。

  至此,陈周余何四个商人联盟,但仍实力不济。他们知道,这个项目需要投入大量现金,单凭他们四人很难拿出。余清华找到了在东莞经营酒店和建筑生意的李少明、刘林辉、黄辉和李秀琼等人,让他们也参与进来,一起以广州精都的名义投标。

  另一边,机场集团方面的会议在不断进行。首次会议上,富海项目公司与机场集团方面就项目承包达成初步共识,而之前项目组成员推荐的深圳铜锣湾集团,被审查认定实力不够,有项目烂尾的风险,被排除在外。会议还确定了邀标、评标和定标的招商方式。

  项目最终吸引了14家单位报名招标,项目组选择了其中7家企业作为邀标对象,其中5家接受了项目组的现场考察。《华夏时报(公众号:chinatimes)》记者拿到的相关文件显示,单从考察内容来看,广州精都是5家公司中实力最弱的。它的竞争对手中,广铝集团名下有金泰服装城、金宝服装城和南方钟表城等7个商业项目;广东富海名下则拥有富海商业中心、东莞市华润广场和上海东方汽配城等9个商业项目;东莞跨日和广东天润两家企业名下也各有4个商业项目;广州精都却仅有2个商业项目,且包括精都大厦在内。

  如果按照公开招标的标准,广州精都这时基本可以打道回府了,或者可能早在初审阶段就已经被淘汰了。但搭上了机场集团总裁刘子静的广州精都,不仅没有打道回府,还一路笑到了最后。

  打通刘子静的关系并不容易,问题在于怎么攀上刘子静。陈祖生找到机场股份公司计划经营部部长徐向东,徐向东为其联系了与刘子静关系密切的商人孟卫强。

  之后的某天晚上,孟卫强和刘子静在小区散步,快分手时孟卫强开了口,说有朋友参与五号停机坪项目,希望能得到他的支持,事成后有500万好处费。刘子静没有当场表态。孟卫强心里没底,又找到刘子静的妻子张春花,希望由张春花做刘子静的思想工作,并答应给张春花200万的好处费。

  最终刘子静、机场集团财务总监吴秀茹和余清华坐到了一张饭桌上。饭后刘子静告诉吴秀茹,这家公司(广州精都)不错,让她给项目组的其他人“通通气”,给小组组长、机场集团副总董保行也汇报一下。最终在项目组上报结果的时候,刘子静在会议上明确表了态,支持广州精都中标。

  广州精都并不是唯一找到刘子静的企业。五号停机坪项目招标前,商人林镇雄也找到刘子静,要介绍参与招标的两家公司给他,希望他能帮忙。后来招投标时,“因为各种原因”,这两家公司没有中标。

  拿下项目后的广州精都,在项目规划报批时遇到了麻烦。规划局之前已经对该地块进行了整体规划,一块地被规划成绿地,不能继续用作商业用途。刘子静只好亲自出面找广州市规划局的有关领导进行协调,但是没有成功。

  蒙受损失的广州精都转而寻求机场集团减让租金,延长租期的机会。根据《华夏时报(公众号:chinatimes)》记者拿到的会议记录显示,机场集团方面为此开过8次会,最终在刘子静的安排下,机场集团拿出了延长3年租期,免除8个月租金的方案。

  为了打通刘子静的关系,陈祖生花了近1000万,310万给徐向东,660万给孟卫强,再由孟卫强把钱分给刘子静。这个金额远低于商人们的预期。在早先的会议上,他们确定了项目的总投资为1亿元人民币,其中2000万作为前期费用,主要用于公关机场领导。这笔钱由陈祖生先行垫付,中标后,一部分金额折算成股份,另一部分由其他商人分摊。

  孟卫强记得,钱是分两次给的,全部是现金。第一次放在一个拉杆箱和一个纸箱里,由徐向东送到他入住的酒店房间;第二次他们约在白云机场航站楼边上的加油站交接,钱装在两个纸箱里。

  后来孟卫强告诉刘子静,他已经收了钱,等刘子静退休了,方便了,再把钱拿给刘子静。刘子静只是笑了笑说,这个以后再说吧。孟卫强知道他默许了。

  2009年左右,外界关于五号停机坪项目存在问题的说法传到了刘子静的耳朵里,当时纪委和检察院也在调查机场一些人员。刘子静怕事情败露,找到孟卫强让他把钱退回给广州精都。孟卫强嘴上答应了,刘子静也就没再深究。

  2015年上半年,陈祖生的合伙人李少明找到刘子静,在交谈中刘子静意识到孟卫强还没退钱。再三追问下,孟卫强承认了,还表示:中介费可以挣。刘子静非常生气,勒令孟卫强必须退钱。过了十几天他又问起此事,孟卫强说咨询了律师,这钱可以拿。刘子静大发雷霆:“你怎么相信狗屁律师的话,这钱必须退!”

  再之后刘子静和孟卫强都被检察院调查了,660万仍在孟卫强手中。直到这时,刘子静还以为这笔钱只有500万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jonnutting.com/dongtaitingji/340.html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  Powered by Dedecms 5.7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